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体育 > 体育评论 正文

寒流来袭,冷!

来源: 兰州晨报  作者: 卢伟山   2008-06-23 09:51  编辑: 宋犇


  巴塞尔的这个夜晚属于荷兰人,但不属于荷兰。希丁克这个伟大的“叛徒”,率领着一帮来自高纬度、习惯于猛灌伏特加的青年,裹挟着彻骨的西伯利亚寒流,成功将巴斯滕苦心营造的荷兰风暴冰封。

  真的冷吗?确实有点,但这个世上,绝不会有无因的果。

  谁能将眼前的这支军令严明、攻守有度的近卫军,与之前惨败给西班牙的那伙毛糙青年联系在一起?一支球队的战术修养,怎么可能在短期内如此不可以地得到升华?我甚至有些怀疑,那是狡猾的希丁克在掩藏实力。

  然而,三战全胜攻入九球,气势如虹地从死亡之组成功晋级的荷兰人,并没把这帮没怎么见过世面的俄罗斯孩子放在眼里,赛前巴斯滕豪气干云的表态就是明证。于是,当希丁克用紧凑的中场,挤干对手活动的空气后,荷兰人彻底迷失了方向。那条本就不怎么牢靠的防线,也在俄罗斯近卫军的猛攻下,变得顾此失彼,风雨飘摇。

  一个失球,终于让荷兰人脆弱的神经不堪重负,习惯性地陷入了迷茫。丧失了杀气的剑客们在场上疲于奔命,他们看不懂对手,也搞不清自己,只有那袭橙衣标明他们显赫的身份。范尼的进球让垂死的荷兰人脸上泛起了些许生气,疲惫的双腿甚至让他们开始盼望将比赛拖入点球大战,尽管要命的点球曾带给荷兰人噩梦般的经历,但此刻他们早已顾不了太多。好在俄罗斯人并不想占这个便宜,“妖人”阿尔沙文用自己近乎零度角的一传一射,又一次成就了希丁克神奇的同时,也将荷兰人再次打入了那个难解的宿命。此刻,巴斯滕心中应该闪现过20年前那个由他书写的关于零度角的夜晚,然而,这就是江湖。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