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体育 > 体育评论 正文

国奥“开房洗澡”讽刺了谁?

来源: 红网  作者:   2008-09-05 10:41  编辑: 樊醒民


  奥运期间,国奥队有队员出去开房,国足官员对此有批评。随之,人们猜测谁谁跑出去开了房,然后又有人站出来精辟地分析,开房30分钟时间实在太短,刨去各种必要之环节,真正“干事”的时间也就五六分钟,并据此判断,他的性能力太差,从性能力太差进而论证体能太差,踢球太差。

  我觉得这是有道理的,我们不防看看动物世界的生存法则,凡孔武有力的,高大威猛的,都是能打败竞争对手,“独占花魁”的家伙,以此“优胜劣败”的办法保证种群的强大生存繁衍能力。这种激烈竞争的丛林生存法则不能照搬用到文明社会,但运用到足球场上是不会有大问题的。

  开始,我觉得,或许是屈于强大的舆论压力,也或许是国奥队员确有悔过自新的勇气,9月4日,网上疯传国奥队开房球员给中国足协写了一封检讨信,信中坚称“我是来洗澡的”。为了不因我转叙影响检讨信的准确性与严肃性,我还是节选一下这封所谓的检讨信吧:

  尊敬的足协和各级领导:

  ……关于开房事件,我愿在此向各级领导作出说明,那天晚上,我只是去洗了个澡,洗完后立即就回队了,整个过程没做任何违反队规队纪和职业道德的事。也许你们要问,为什么我不在队员宿舍里洗澡,真实的原因是那天我们房间里的水温调节装置不正常,这一点你们可以去调查。而且我呆在宾馆开房的时间前后只有半小时不到,这么短的时间,若有其他行为,也不符合我正常的习惯。

  有人说我们国足队员,在不该射的时候射,在该射的时候不射。我感到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言论,对于我和我的队友们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就我个人而言,在第一、第二场比赛中,就分别射了两次和一次。虽然没能射进去,但是这反映了我的精神面貌,我们尽力了……

  当我看到“若有其他行为,也不符合我正常的习惯”时,我简直笑得快要喷饭了,这不是一封杜撰的检讨信又是什么呢?不过写得如此逼真,如果恰切,权当真信来读也无防,因为假信并不能掩盖真问题。

  国奥队员不在宿舍里洗澡,而是跑到宾馆里去洗澡,你信吗?依我看啊,可信,也不可信。可信呢,是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住好的房间,享受好的服务,一切都“高标准、严要求”,“正常的习惯”决定了他们岂能受得了这种水温调节装置不正常的住宿条件?

  不可信呢,是因为奥运期间,包括国家队在内的奥运运动员的衣食住行,都有人侍候得好好的,怎么会出现水温调节装置不正常的事呢?即便真有这事,只需一个电话,我敢保证,维修师傅要比博尔特还快地跑着来修理,毕竟这可是我们头一回办奥运嘛,任何细节都可能给国家丢面子,责任重大,马虎不得,大牌球员的要求岂能视为儿戏?

  所以讲,宿舍的条件与服务如此之好,还跑到宾馆去洗澡,你怪得人家要怀疑吗?那只能说,宾馆里有宿舍所不能提供的特殊服务,而你恰恰需要这方面的服务,只好跑到宾馆里去消受。“这方面的服务”可以是泛指的,但独独不应该包含洗澡这一事,因为宿舍完全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尽管国足官员对国奥球员到宾馆开房有批评,但开房不等于“干那事”,干与不干是一回事,干了而死不承认是一回事,干了却用一种委婉的说法来推脱又是一回事。国足倒底是哪一回事?这样问下去,真会把人问晕倒,问傻掉。

  其实,熟悉中国足球圈那点事儿的人,都知道他们拿高薪不好好踢球那点烂事,多年来,人们已经习惯了,就算真的“干”了“那事”,人们也能完全理解,就像人们理解了中国男足射不进球一样。只是在这种伪造的“代为辨解”中,正在让“开房洗澡”成为一个极具嘲讽意义的新词汇,满足了人们变着新花样来嘲笑那种"此地无银"的可笑之事,嘲讽那种烂到根子了却死不承认的可笑之事,人民太需要嘲讽来解种种的气了。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