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体育 > 综合体育 > 体操 正文

昔日体操世界冠军今何在 她曾是当时最美的一颗星

来源: 新浪体育  作者:   2009-10-10 09:18  编辑: 耿宁


  樊迪,这是一个不少人记得,但更多人已经开始淡忘的名字。她是上海人,在上海体育界,也许她不如刘翔之于田径、姚明之于篮球,但是在上海体操史上,这个名字也曾举足轻重。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中国体操历史上第二位女子世界冠军、上海体操历史上唯一的女子体操世界冠军,却悄然地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很多人都在关心着这位美丽的世界冠军,在四年一度的体操界大聚会全运会赛场上,看到熟悉的刘璇、莫慧兰……或做裁判、或做记者,很多人都在打听:樊迪最近怎么样?她在做什么?但是却没有人知道答案,似乎,樊迪也成为了一段传说……

  深圳休养户口成难题

  体操国家队训练馆的冠军墙上,第二行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张清秀的面庞,她——樊迪——中国第二位女子体操世界冠军,虽然如今再没有她的消息,然而无可否认,她正是那个年代最美丽的一颗星。

  1989年,樊迪成为继马艳红之后的第二位女子世界冠军,1990年亚运会,樊迪与杨波、陈翠婷等队友合作,再次显耀赛场,之后她选择退役读书。1995年,福冈大运会复出,之后就销声匿迹。2005年传闻在美国一所体操学校任教。2006年,回到北京,偶尔出现在体操中心,最后出现的一次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此后再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昨天20时左右,终于拨通了刚从美国回到上海的樊迪姐姐樊昕的电话。虽然一直在国外的樊昕对妹妹的情况并不是十分的了解,但是从她的话中,终于可以确定,此刻樊迪人在深圳。

  “迪迪在国内,最近一段时间她一直在父母身边,主要是休养身体。”樊昕说,樊迪1990年退役,先是在佛山的李宁学校当教练,后来去了美国。由于身体不太好,而且父母的年纪大了,樊迪从美国回到了深圳。

  “现在困扰迪迪的最大问题就是户口问题,当时退役的时候年纪小,考虑不周全,到佛山工作就把户口调到了佛山,现在想回上海也回不了。”上海唯一的女子体操世界冠军,却因为没有上海户口,有家不能回,樊昕有些为自己的妹妹担心,“她也关心体操,也想做点跟体育有关的事情,不过这么多年以来,她从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只是像局外人一样默默地看着。”

  “她这么多年来都不太跟媒体接触,远离了这个圈子,非常感谢还有这么多人记着她、关心她。”樊昕说道。

  就是她

  姓名:樊迪

  出生年份:1973年

  出生地:上海市长宁区

  1980年进上海市长宁区业余体校学习体操,1982年入上海市体育学校。1984年,12岁时被选入国家队。

  1987年第一次参加全国比赛,获个人全能第六、高低杠和跳马两项亚军,同年,作为替补队员参加了第二十四届世界体操锦标赛,因其他队员受伤而临时决定派她上场。在团体赛的高低杠比赛中,她以“反握向前大回环”和“分腿前空翻抓杠”获得满分,为中国队取得团体第四名立下汗马功劳,在单项比赛中获得高低杠第六名。

  1989年获体操世锦赛高低杠金牌(10分,与罗马尼亚的希利瓦斯并列世界冠军),成为继马艳红之后我国第二个女子体操世界冠军。1990年再获女子全能全国冠军,1990年,在第十一届亚运会中夺得高低杠金牌。亚运会后,她便急流勇退。

  1989年获国家体委颁发的体育运动荣誉奖章。1990年获运动健将和国际级运动健将称号。1989年被评为全国体操“双十佳”运动员之一。

  众说

  我们找不到樊迪,她退役后就没有跟我们联系过。她的姐姐原来也是我们上海队的,是艺术体操运动员,我们只能找找她。

  ——上海体操中心主任沈利龙、副主任朱政

  联系不到,前一段我们学校校庆,也试着通过各种方式联系樊迪,可是都没有联系到,所以很遗憾,校庆上少了这么个重要的人物。

  ——上海市体育运动学校校长王志峰

  很久没联系了,以前我还到她家去过。不过现在那房子肯定已经拆了,她们家早就搬走了,好像听说她父母都搬到深圳去了。

  ——上海体操队一位老教练

  前几年,她来过美国,还给我打过电话,不过很久都没有听到她的消息了。

  ——原上海体操队总教练杨明明(现居美国)

  留言

  有人知道樊迪在干什么吗?

  ——网友:74.5.217.*

  迪迪姐姐,想知道你现在过得好不好,我很挂念你

  ——网友:rebecca6025

  谁知道樊迪的近况,听说她境遇不好。

  ——网友:61.171.151.*

  樊迪长得很美只是留下来的照片不多。有人知道她的近况吗?

  ——网友:allen3ck

  很喜欢樊迪,她是继马艳红之后中国第二个女子体操世界冠军,身材很漂亮。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

  ——网友:灵猫翩翩

  有关迪迪的文章真的很少很少,不知道为什么她那么早就退役了。听说是受了很严重的伤,她现在还好吗?谁有她现在的消息和照片。

  ——网友:218.91.69.*

  她退役的原因是亚运会后她感觉力不从心,不过她后来还复出参加过一届大运会,现在都没有她的消息。

  ——网友:江东陆小逊

  好像过得不太好每次见面我都给她钱

  这几年好像她过得不太好,有的时候她来北京,也会到体操馆来看看,见到我也不太多说自己的事,每次走的时候我都会给她一些钱。具体给她多少钱,我也不记得了,第一次好像是5000元,后面几次也是几千吧。

  ——陈述人黄玉斌

  探访樊迪的下落,几乎每个人都会第一个想到黄玉斌。12岁的樊迪来到国家队师从黄玉斌,而樊迪也是黄玉斌当教练员的第一个弟子,带出来的第一个世界冠军,两人的感情可想而知。

  而黄玉斌也的确是樊迪联系最多,给予她帮助最多的一个人。即便是这样,黄玉斌也仍然没有办法联系上樊迪。“平时都是她联系我,过年的时候,她偶尔会给我发个短消息,不过电话号码都不在了,即使在,打过去肯定也找不到她,早换号了。”黄玉斌说道。

  回忆最近一次见到樊迪,黄玉斌说那已经是在北京奥运会之前了,据他了解到的情况来说,樊迪的境况“不太好”。

  “这几年好像她过得不太好,有的时候她来北京,也会到体操馆来看看,见到我也不太多说自己的事,每次走的时候我都会给她一些钱。”虽然樊迪嘴上不说,但是凭着这么多年的经验和对徒弟的了解,黄玉斌知道樊迪过得并不好,所以尽可能地在经济上帮助她一些。

  “具体给她多少钱,我也不记得了,第一次好像是5000元,后面几次也是几千吧,每次她来,我事先也没有准备,总是把钱包里的钱尽可能地都给她。”黄玉斌说每次给樊迪钱的时候,樊迪都会说“有了钱就还给我”,不过樊迪一直也不太宽裕,黄玉斌也根本没想过要她还。

  “总接济她也不是办法,我也跟她谈过,让她找个工作,好好生活,最初也试着帮她联系过一些工作,不过她似乎并不是很想去,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那是忙于备战北京奥运会,黄玉斌根本顾不过来昔日这个女弟子,可是北京奥运会结束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她了,对于樊迪的近况,黄玉斌也非常牵挂。

  孩子过成这样,我们也心疼

  2006年我见过樊迪,她就站在体操队训练馆大门口,警卫不认识她,进不来,正好我从门口过,就把她带进来。

  ——陈述人叶振南

  除了教练黄玉斌,国家体操队原领队叶振南对樊迪的情况最了解。作为体操队的“老人”,他也不遗余力地帮助过樊迪。

  “看到孩子过得不好,我们也心疼,等于是看着她长大的。”叶振南说退役后很多年,樊迪都没有回过体操队,听说是出国了。他记得后来再见到樊迪是2006年,那时候樊迪就站在体操队训练馆大门口,警卫不认识她,进不来,正好他从门口过,就把她带进来。“好像那时候她(樊迪)过得就不太好,我给她拿了点钱,又安排她到以前的队友家里去住。她那时候好像是住宾馆,本来就没多少钱,住宾馆怎么的一天也得几百块,所以我想让她住在别人家里,能省就省点,不过她好像没住几天就走了。”

  叶振南说,后来樊迪又来过几次,他总是能帮就帮一点,他也亲自给樊迪的父母打过电话,让他们来接女儿回家:“一个女孩子,自己在北京,又住在宾馆里,时间长了总不是个事儿,我就让她父母来接她了。”

  除了叶振南、黄玉斌,体操队和昔日队友们了解樊迪的窘境的不在少数,在金钱和其他方面给过她帮助的也很多,大家都希望那个温柔美丽的小姑娘,能过很快渡过难关,生活的好起来。

  本版撰稿本报记者车莉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