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体育 > 综合体育 > 体操 正文

黄玉斌:中国体操四弊病待根除

来源: 武汉晨报  作者:   2010-03-03 09:28  编辑: 实习生姚湘君


  黄玉斌

  昨日下午,黄玉斌借考察湖北奥体体操馆之机,顺便与湖北体操人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座谈。会上,中国体操队总教练坦承,人才断档不仅仅是湖北体操的危机,也是整个中国体操的危机。他甚至直言:“2012伦敦奥运会,中国体操很可能吃鸭蛋,一块金牌都拿不到。”

  今年4月,国家青少年体操大集训将在武汉进行。黄玉斌昨日上午专程考察了省奥体体操馆、运动员公寓以及食堂的伙食。对于湖北奥体的软硬件设施,黄玉斌认为完全满足国青大集训的要求,“这里的条件甚至比国家队还好,放在世界范围内也是超一流的。”不过,黄玉斌随后话锋一转,借用赵本山的名言说道:“人最痛苦的是,人活着,钱没了。湖北体操则是馆有了,‘人’没了。”在黄玉斌看来,广西体操自李宁之后,30年未出过一个世界冠军,如今湖北体操在杨威之后也面临人才断档。

  黄玉斌说道,“我粗略统计过,中国体操队在奥运会上共夺得17金,其中湖北运动员就占七块金牌。你们说,湖北现在的状况,我能不着急吗?”黄玉斌认为,人才断档的情况在全国范围内都存在。

  黄玉斌直言,近十年来,中国体操内伤很严重,目前人才断档,既有体制的原因也有内耗的原因,“你们别看去年世锦赛中国队得了六块金牌,那都是表面现象,背后的危机非常大,你们都看不出来!”中国体操掌门解释说:“目前杨威、李小鹏、黄旭三位老将退役,中国体操缺乏全能型的领军人物。邹凯、陈一冰以及肖钦,都是单项突出,可中国体操不能只比单项啊,团体体现一个国家的整体实力,如果比不好队伍就没有凝聚力、战斗力。这样下去,两年后伦敦奥运会,我们很可能由北京奥运会的七金变成零蛋!”黄玉斌坦言,中国体操现在就要居安思危,回去以后力争挖掘全能型人才。

  体操四弊病

  [病症]从小就想练出个李小双、杨威来,而且从小就让孩子们参加各项比赛,不惜更改年龄。

  [妙语]

  “小孩子一去,先是拉韧带,再是吊膀子,都搞得跟厨房里的深井烧鹅似的。”

  ——在解读为什么现在小孩都不愿练体操时,黄玉斌打了个形象的比喻。他认为,少儿体操训练应该是快乐为主。

  “其实体操并不是又苦又累的,业余少儿训练的教练就应该像幼儿园阿姨似的,你带着巧克力糖果,哄着孩子们玩。学体操的人多了,你不就养活、养好、养富了嘛。”

  ——黄玉斌认为,如果其他基层教练也能搞快乐体操,吸引更多的孩子练体操,收入自然不是问题。

  NO.2头重脚轻

  [病症]好大喜功,只抓体操单项训练,而忽视基本功的全能训练。

  [妙语]

  “单项是绿叶,全能是红花。如果都练单项,那中国体操面临的是比金融危机还危机的情况。”

  ——黄玉斌认为团体金牌和全能金牌是皇冠上的明珠,每个专业队的教练都应该高度重视全能训练,给运动员打好基础。应该从全能型选手发展,再发掘单项选手。

  “运动员们如果从小把蹦床练好了,就掌握了体操空翻的基本功。可以直接从小学去读博士了。”

  ——黄玉斌认为,从小进行的蹦床训练可以培养运动员的“空中概念”,有了这些直体720度旋、团身空翻三周等等基本功,就等于找到了体操全能的“捷径”,选手们有此基础可以直接上难度。练基本功和上难度并不是矛盾的。

  NO.3棍棒教育

  [病症]目前体操训练还是会出现暴力事件,孩子训练时都被教练打骂怕了。

  [妙语]

  “如果再有暴力手段打骂运动员的,一旦出现,直接让他下课。”

  ——黄玉斌表示,现在的训练应该坚持“赏识教育”,如果再出现暴力手段,一概下课。

  “我听说有的教练,还有罚队员喝镁粉的。要么就是只顾着让队员减体重,多吃一点超重一点,就打下来了,那怎么行?!”

  ——黄玉斌直言,只知道惩罚的教练绝不是好教练。

  NO.4训练不科学

  [病症]一味地坚持从难从严从大,不顾运动员身体承受能力,动不动就是做500个全旋,或者300组卧推。

  [妙语]

  “跳马不是比博尔特跑得还要快,比的是节奏和技术。”

  ——黄玉斌举了个荒唐的例子,说有的教练一味让队员跳马时跑快,甚至用绳子捆着队员,自己在前面,后面拉着队员跑。

  “有些孩子训练时就蔫了,一下课就活了。进了浴室,都成浴室歌手了。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你的训练让运动员接受不了?”

  ——黄玉斌直言,那些教练需要好好检讨。他还举例说,六年前他纠正了一下鞍马的训练,现在全国范围内有不少选手都受益了,那动作比鞍马王肖钦还要飘。更展望,三五年后,全国就会有一大批“骏马”出来。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