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体育 > 综合体育 > 体操 正文

揭发希金斯卧底记者称无止境被追杀

来源: 新闻晚报  作者: 杨美萍   2010-05-18 16:22  编辑: 宋犇


  马赫穆德扮成阿拉伯酋长

  马赫穆德接受媒体采访时只露出背面

  这张照片被传是马赫穆德本人

  除了“演技”出众、装备齐全、百战百胜,让无数名人跌下马来之外,马赫穆德也在他的自传里披露了自己作为普通人的一面,他的工作遭到了家人唾骂,也经常被人告上法庭甚至遭遇追杀威胁,也许,这也是他绝少在公众面前露出庐山真面貌的原因之一。

  入行:曝光亲友遭父亲唾骂

  马赫穆德在自传中透露,自己刚进入记者行业时,由于连续两年申请国家记者培训未果,无法进入全国性媒体就职,于是只能在《伯明翰晚邮报》干了两年白工。

  他正式进入伦敦新闻界是在1980年,当时只有17岁的他给《世界新闻报》打电话爆料称,有犯罪团伙正在生产电影盗版录像。当时该报的老牌深度报道记者雷·查普曼和他讨论了故事的细节后,立即用公费邀请他到伦敦,还为他订好了酒店。

  接下来的一周,马赫穆德跟着查普曼度过了冒险而刺激的一周,终于成功揭露了这一非法集团的生产流程。而在这一过程中,马赫穆德的亚洲裔脸孔也起了不小的作用,毕竟在当时的年代,亚洲人是很难打入警界和新闻界的,因此,容易让人放松警惕。这一优点后来继续受到编辑的重用,他被派去采访各种骚乱,和骚乱者面对面地交流。

  这次采访经历立即帮助他打入了伦敦新闻界,也让他领略到了调查性报道记者的阴暗面。因为被他曝光的人之中,还有一位是他们家族的朋友。那位朋友当时到他们家吃饭,席间就盗版录像一事侃侃而谈,因此他才得悉其中细节。

  事后,他的父亲大为光火,威胁要把他从家里扔出去。父亲的反应让他感到疑惑,因为在大多数亚裔家庭希望孩子选择医生和工程师之类的传统职业时,同样身为记者的父亲一直鼓励两个儿子能追随自己的脚步,进入新闻界。但是他却认为马赫穆德在《世界新闻报》的工作“抹黑了家族名誉”,“是整个社区的耻辱”,他还称马赫穆德是个“叛徒”。

  手段:涉嫌违法却总能逃脱官司

  “卧底采访”让马赫穆德成为一名传奇记者。 1999年,他被英国新闻业大奖评委会评为“年度最佳记者”,而他获此殊荣是因为曝光纽卡斯尔足球俱乐部前主席弗雷迪·谢波德和道格拉斯·霍尔言谈举止不检点。他假扮阿拉伯石油商人,长期出入西班牙一家酒吧,和两位当事人对上眼。谢波德和霍尔于是抖出了不少“猛料”,比如他们将纽卡斯尔的女球迷都称为“狗”,还嘲讽球迷说,“成本5英镑不到卖50英镑还有人挤破头抢”,甚至主动邀请马赫穆德去妓院“见识一下欧洲女人”,谢波德声称自己的目标是用公费逛遍欧洲所有妓院。两周后,谢波德和霍尔被迫离职。

  虽然在自传中,马赫穆德反复强调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正义的,但是他采访时所运用的方法还是引起很大争议。 2002年,马赫穆德居然通过线人联络黑帮,让黑帮精心炮制一起绑架“辣妹”维多利亚的案件。然后他向警方报警,并揭穿这一“未遂的惊天绑架案”。在事件来龙去脉浮出水面后,马赫穆德险些吃了官司,但最后,他又奇迹般地让贝克汉姆夫妇撤诉。

  不过,这种伎俩在《世界新闻报》内部恐怕已经司空见惯了吧。 2005年,该报编辑克里夫·古德曼和私人侦探格伦·穆尔克里就被控窃听英国皇室工作人员电话语音信息。穆尔克里还承认,他窃听了一些模特、议员和足球界人士的电话。两人在2007年1月被判入狱4个月。2009年,英国《卫报》再次揭露,《世界新闻报》曾雇佣多名私人侦探窃听名人的手机语音信箱,并窃取他们的电话账单、银行对账单等个人信息,受害者包括议员、足球明星、演员、模特和其他媒体记者在内,共达2000至3000人,电影演员裘德·洛、格温妮丝·帕特洛和前副首相约翰·普雷斯科特等均在被窃听名单之中。

  后果:曾遇悬赏暗杀威胁

  对《世界新闻报》来说,每次他们“制造”的新闻一旦被裁定不实,就会付出10万英镑的罚金,但类似新闻为他们所带来的发行量和广告收益,则动辄上千万英镑。

  而很多英国人却对类似马赫穆德的行为出奇的包容,他们更看重的是那些道貌岸然的名人终于被揭穿了假面具,享受“伸张正义”的快感。希金斯赌球事件曝光后,国际台联主席赫恩就曾表示:“我不太懂记者这一行,但他们提供的信息很重要。因为无论是对将来的比赛承诺赌球,还是过去已经发生的比赛找到赌球的证据,对我而言结果都是一样严重。 ”

  不过,马赫穆德报道的可不止是名流的绯闻,他还曝光了很多毒品交易案,并让上百名当事人锒铛入狱。据悉由于得罪的人太多,有人曾出10万英镑的赏金买马赫穆德的人头,而他也不得不频繁更换住址来躲避黑社会的报复。

  马赫穆德的家人也受到了牵连。曾有一伙因伪造信用卡骗钱的人闯入他父母的家中,撞坏了大门,用刀在客厅乱砍一气,临走还给他留下了警告的口信。

  马赫穆德在书中说:“我遇到了永无止境的追杀和死亡威胁,甚至还有来自一位美国巫师的诅咒。但是这些反应只会让我鼓起勇气继续反抗,增加了我曝光社会邪恶面的决心。”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