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体育 > 综合体育 > 其他 正文

项目贫富差距大 两年花50元冠军今想给教练买宾利

来源: 上海青年报  作者:   2010-11-23 15:06  编辑: 穆好强


  当中国体育元老之一、国际排联主席魏纪中也加入“战团”时,由新华社评论所引发的“中国体育体制大讨论”,开始有了更多实质性的内容。魏老对中国体育有感情,他也许并不反对举国体制,但对体制内存在的诸多弊端却也看得比一般媒体人要透彻。

  他提出“政府投入应该逐渐退出有市场的体育项目”,也提出“学校体育是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两不管区域”。

  本报记者在广州亚运会对多个国家队的采访,发现现状是,有市场潜力、体制没必要存在的项目,体制并没有退出,甚至还有加大投入的可能,而对灰色地带,体制却表现出了极度的无力感。

  有市场也有成绩体制照样介入

  台球九球姐妹花苦尽甘来

  花季少女两年只花50块钱,6万美元奖金全部交给师傅保管,在举国体制的项目中,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奇闻?然而这却是发生在没体制、有市场的台球圈的真实故事,女主角是17岁的刘莎莎和22岁的付小芳,刘莎莎赢得了亚运八球金牌,付小芳摘得九球铜牌,她们的成功模式,和潘晓婷、丁俊晖如出一辙,那就是“家庭作坊”。

  昔两年只花50块

  6年前,东北汉子张树春借了1000块钱到北京闯荡,他收到了一个漂亮女徒弟,来自河南兰考白楼村的付小芳,后来,付小芳的邻居刘莎莎也来投奔,只因为听说那边“每个月能赚1000块钱”,从服务员到陪打再到世界冠军,刘莎莎的经历足够传奇。

  亚运夺金后,刘莎莎告诉记者:“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爸妈给了我200块钱生活费,我家里条件不是很好,200块钱很多了。两年花了50块钱,我都觉得自己是个罪人!我本来想把200块钱完整地交给爸妈,两年后,我把150块钱交给我妈,她哭了。”

  在没能成名的日子里,刘莎莎和付小芳都陪人打球,“我们当陪打来挣钱,然后拿着钱去参加比赛,国内比赛都是需要自费的。”刘莎莎告诉记者,当陪打按小时收费,多的每小时50元,少的20元,最多的一个月,她赚过5000元。在那段为成功做铺垫的日子里,姐妹花不上网、不用手机,每天练球8个小时以上。

  今想给教练买辆宾利

  2009年,刘莎莎获得九球世界冠军,2010年付小芳也达到了同样的高度,姐妹俩不用再当陪打,也有了一大一小两个赞助商,每年收入达到几十万元,虽说只有潘晓婷的1/5,更无法与“金字塔尖”丁俊晖相比,但比起中华台北顶尖九球选手不到15万的年收入来说,已经很不错了,来自中华台北的赖慧珊就告诉记者:“光靠奖金养不活自己。”这足以说明,中国的台球土壤是多么肥沃,连韩国“小魔女”金佳映都表示:“我未来发展的重点在中国。”

  去年,付小芳台球俱乐部在北京朝阳区开业,付小芳透露:“有了球房就有了归宿,我是小股东,球房都是师傅在打理,我不想去分心。开球房花了80多万,都是师傅东挪西凑借的,之前我和妹妹所有的比赛费、吃住费也都是找师傅拿的。”于是,姐妹俩把两次世锦赛夺冠的总共6万美元奖金都交给了张树春,付小芳动情地说,“我现在的奖金一分钱都不会留,我都会很放心地放在师傅那里。谢谢师傅,没有他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张树春透露,他还希望能在北京和江苏再开3到4家球房,他不想来上海开店,因为“那里是潘晓婷的地盘”。至于刘莎莎,也有信心赚更多的钱:“我想给妈妈买套房子,想给教练买辆车,就宾利吧!”

  高尔夫

  保安和女童撑起高球队

  在高尔夫球没有进入2012年奥运会前,举国体制并没有向它展开怀抱;在广州亚运会摘得两枚银牌,被领队庞政说成是“实践和成绩证明高尔夫在中国符合举国体制”——举国体制下的高尔夫球国家队,的确体现出了不拘一格降人才的优势,以前是球场保安的张新军和14岁女童阎菁得以在亚运会上大放光彩。然而,很多人同样质疑,即使不纳入体制,高尔夫这样有市场、受欢迎的高端项目,同样有潜质成为成功项目,政府为何还要上赶着投这笔钱?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1] [2] 下一页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