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塔频道
碌曲频道
兰州 嘉峪关 酒泉 张掖 金昌 武威 白银 临夏 甘南 定西 天水 陇南 平凉 庆阳 穆斯林通讯 平川频道 甘肃棋牌 本网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体育 > 综合体育 > 体操 正文

监护人独家回应:桑兰被利用 猥亵子虚乌有

作者: 吕长伟 稿源: 腾讯体育  2011-05-06 10:58


  桑兰与当年的监护人(资料图)

  前中国体操队女运动员桑兰13年前在美国友好运动会上受伤瘫痪,近日她向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方法院提起诉讼,状告5个机构和3名个人,对他们提出18条指控,并索赔18亿美元。

  桑兰的诉讼对象包括其当年在美的监护人刘国生、谢晓虹夫妇,在被列为被告后,刘国生通过博客做出回应,将桑兰的行为斥为忘恩负义。随着事件的进展,桑兰经纪人黄健再曝猛料,他暗示当年谢晓虹儿子照顾桑兰时存在性骚扰,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在网络上引起了巨大争议。

  到底事件真相几何,桑兰的诉讼是否有效,性骚扰是否存在,这是否是一场联合炒作,为何只见桑兰和经纪人接受采访,不见刘国生夫妇现身说法。为此,今晚腾讯体育通过越洋电话独家专访了目前在美国的刘国生夫妇华裔代理律师莫虎,他代表当事人对原告的一系列指控一一做出了回应。

  接通莫虎律师的电话,他已经通过网络了解到了此案在国内引起的反响,他首先就此事表明了态度,“桑兰的律师走得不是正常的法律程序。在美国律师都有职业道德,要维护客户的利益,不会在媒体上打官司。”莫虎还表达了某种担心,“桑兰只会受害者,她的代理律师不了解美国的诉讼程序,这样做只会把桑兰拖下水,这样的做法不是正常的。”

  尤其是针对外界最为关心的性骚扰一说,莫虎代表当事人回应说,这纯属子虚乌有。他强调,这是海明律师事务所的炒作,桑兰是被人利用了。

  关于诉讼:18项指控大部分站不住脚

  4月28日,桑兰通过在美国的海明律师向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方法院提交诉状,状告5个机构和3名个人,他们分别是美国时代华纳公司、美国体操协会、TIG名下的两家保险机构、一家名为RIVERSTONE的保险代理公司、友好运动会创始人前时代华纳副董事长特德-特纳、桑兰受伤后在美监护人刘国生、谢晓虹夫妇2人,提出了18项诉讼,并索赔18亿美元。

  针对这18项诉讼,莫虎表示,大部分都在法律上站不住脚,最终在法院要拿出证据来,但是桑兰22页的起诉状都没有什么证据。

  “我们经过详细的调查,有可能会把18项撤掉。因为时间过期了,纽约的联邦法院规定诉讼,有些1年就过期了,有些是3年,有些是6年过期,现在都过去13年了,还有一小部分存在,可能不需要等开庭,18项诉讼大部分都会被砍掉。”莫虎分析道。

  另外,莫虎提到作为被告还有权力让原告举证,“在美国民事诉讼还有一个程序,双方律师到都权力要求对方到办公室作证,我们也有权力把桑兰叫到我们办公室,要她提供文件,但她目前都是口头证据。”莫虎还提出了疑问,“98年的时候黄健在哪里?他没有第一手证据。”

  关于开庭:诉讼尚未生效 6月开庭是缺乏常识

  提出诉讼后,桑兰及经纪人多次强调,6月份将赴美,届时法院会开庭。得知有关报道后,莫虎大为吃惊,他发出了多个疑问,“桑兰来美国六月份开庭?法院登记的是4月26号,一个月就开庭?这是不可能的。中间还要取证,不符合法律的要求”,他将这种说法称之为缺乏法律常识。

  虽然桑兰提出了诉讼,但刘国生夫妇尚未收到法院传票,莫虎解释说,“因为按照法律规定还有4个月。海明律师恨不得在媒体上打这场官司,还没有见过一个律师在美国采取这样的手段,这样的做法早晚会出问题。”

  莫虎还表示,此案目前根本没生效,“海明律师付了350美元,还没有生效。法院不看他的桩子,盖一个章,到底有理没理没人在意,很多案子登记了隔一段时间,要么庭外和解,要么撤诉。”

  对于美国案件的生效问题,莫虎做了详细解答,“这个案子要生效必须符合一定条件,那就是被告人觉得有责任面对官司,要么送反驳文件,要么做出答复。即便律师代表被告给与答复,双方律师还要去见法官的助理,届时会要求原告的律师简单地介绍证据,今天你到底有什么证据。还有法官的助理,会给原告的律师表态,法官会给出一部分的时间,让原告给书面上的证据,还有给时间让原告取证,这是基本的程序。”

  关于性骚扰:纯粹子虚乌有

  5月4日上午,桑兰的经纪人黄健在微博里突然连续爆料,抨击当年桑兰在美的监护人刘国生、谢晓虹夫妇当年并没有对桑兰起到应有的监护职责,反而利用桑兰的受伤替自己牟利,甚至黄健还直言谢晓虹的儿子薛伟森当年给桑兰洗澡和买胸罩,暗示桑兰曾遭猥亵。

  有关桑兰可能遭性骚扰的说法一出,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莫虎认为这是原告律师的又一炒作,很担心桑兰的形象受损,“桑兰有可能变成受伤者,不是钱的问题,有可能影响到她的形象。前两个月她的形象是好的,现在海明律师搬出来,她还受到性骚扰?”

  莫虎坚决否认存在性骚扰,“说谢晓虹的大儿子性骚扰?我期望你们媒体都知道,当年7月27日,她的父母都来了美国,她是摔了,不能走路,但是她脑子是清醒的。毫无疑问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

  关于桑兰:她被人利用 13年后又摔在了法律上

  随着跨国维权官司闹得越来越沸沸扬扬,5月5日,桑兰在面对《东方时空》记者的采访时表示,现在自己遭受到了舆论强大的压力,心里很难受,但是自己将继续走下去,不在乎结果,只为讨一个说法。

  其实,说起桑兰莫虎的印象一直不错,“她很勇敢,从受伤后一直到她回去,桑兰的面孔大家看得都很高兴。”

  除了桑兰自己提到的压力,现在莫虎反而很担心桑兰,“很遗憾,桑兰的形象本来是特别好的,她在美国1998年受伤,华人对她都非常关心,来美国比赛她是代表中国。在海外、美国都很关心她,17岁很开爱。”他有些痛心地表示:“13年前她很不幸摔了,今天她在法律上又摔了。”

  关于刘国生夫妇:被攻击人格很痛心

  桑兰诉讼一事曝出后,刘国生曾在当地5月2日的中文博客上做出了回应,同时宣布暂停博客,随着事件的进展,他们现在的态度如何,莫虎向记者透露,“当然很不高兴,这有点攻击人格了。”

  莫虎说他原本不希望通过媒体回应这件事情,他还作为律师代表叮嘱刘国生夫妇没必要面对传媒回答什么问题。但舆论的导向让他改变了初衷,“纽约的媒体这几天不断地打电话到我的办公室,我一开始都没接受采访,我觉得后面这个事情炒的太过分了。”

  “经过刘先生和谢晓虹的同意,为了维护当事人的利益,他必须要为当事人澄清,就怕在网站上和媒体上到最后都是对方的一面之词”,莫虎最后说道,他还反复对记者强调,自己无意攻击海明事务所,仅仅是想说明事情的真相。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保险 

编辑: 宋犇
相关新闻
Can not find mark:zw_wzli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