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体育 > 篮球 > NBA 正文

训练师:没人比科比能忍 飞侠最大问题膝关节

作者: 稿源: 新华网  2012-01-13 17:16


  许多NBA老球员面临的大敌是肌腱炎,逐渐恶化造成肌腱本身性质发生改变,跟腱会因此失去其部分性能——由此引发的不良后果就是,他们的运动速度会慢下来,在这个联盟里,一旦你慢人一步就很难与对手竞争了。幸好,科比还没有这种病,他的最大问题出现在膝关节的软骨。

  我常这样和外行人解释,你在鸡骨头末端看到的白色部分,那里就是软骨。长在骨头与骨头之间的软骨就像一层润滑涂料,正是由于它的存在,骨头和骨头才不至于相互摩擦。而软骨之所以呈现白色,恰恰是因为那里没有血液流通,因此受损后也就无法自愈或再生。随着时间推移年龄增大,如果你的软骨磨损殆尽,就会患上骨关节炎。科比的膝盖虽然还没有到关节炎的程度,但部分软骨已经退化了。即便采用了关节镜等手术,但年龄和外伤因素会抵消他的补救效果。至于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自己的右膝基本是“骨头碰骨头“,这种说法并不确切,他那里还是有一些软骨的,如今最大的问题是如何保护这仅存的部分。

  科比的右膝经历了多次手术,我们必须采取相应措施,让他的膝盖尽量感觉更舒服一些,这样他才能表现得更有爆发力。如果能圆满完成这项任务,我们当然乐于看到他多训练,但绝不希望他把时间花在无意义的事情上。

  有时候你明明知道一名球员正在受某些伤病的困扰,但他并没有找你来帮忙,而你也感觉他没有问题。有些人也许浑身都不舒服,有些人也许伤势未愈,但他们仍然坚持留在场上。有球员直到伤情非常严重才会来找我进行治疗,他们显然比其他人更能忍,这取决于个人的感觉。对疼痛进行分级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我们通常将疼痛分为10级,10级代表最痛,有的球员疼痛都达到8级了仍然坚持打球,有的球员刚刚到1、2级就说自己已经无法坚持训练了。在我看来,这很能说明问题,有时候对于年轻球员你没法让他们坚强起来,但作为训练师你要给他们克服伤病的信心。

  在我工作的这些年里,科比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运动员。可以说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他都会想方设法克服困难继续参赛。在我看来,他最优秀的品质就是一旦踏上球场,就会将注意力专注于比赛本身,而不是自己的伤。举个例子,有些人扭伤脚踝后也会重新投入比赛,但他们会时不时低头看自己受伤的地方。显然看脚踝并不会让它恢复健康,而他们的做法证明了他们依然担心自己的伤情。反观科比,看上去他似乎能屏蔽疼痛感,或许脚踝仍然疼得厉害,但他却表现得若无其事,而是集中精神在接球和投篮上,完成自己的比赛任务。

  科比在比赛期间受伤后,我们之间的谈话很有意思。最初我会说:“OK,你现在感觉如何?”然后他会告诉我自己的感觉,是否有撕裂或其他严重问题。可接下去我再问什么,他只会重复回答:“让我稍微歇会就没事了……”在确定我弄清伤情后,科比会自然进入一种精神世界:你对他的询问是阻碍他找回比赛状态,妨碍他完成自己必须完成的使命。

  相比其他人,科比更能忍受伤痛。而你必须相信他的判断,面对绝大多数球员你绝对达不到对科比那样的程度信任。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我是怎么知道科比能不能坚持出战的,但我就是知道,一清二楚,只需要相互看着对方就行。

  我们之间只发生过一两次冲突。我记不清发生在何时何地了,那次是他挫伤了拇指,情况看上去相当糟糕,坐到板凳席的科比只是说:“帮我用绷带把拇指固定一下。”而我的回答是:“让我先检查检查。”可他却强烈反对:“固定住就行了!”我们就这样争吵起来了。我可不想让他用情况不明的拇指继续打球,因为如果他伤势严重又再度受伤,问题可就严重了。于是他对我吼,我也对他吼,最后我盯着他说:“嘿,我是在为你着想。”然后用头轻轻撞了一下他——只是轻轻碰下,这多少让他冷静下来,知道必须让我检查一下才行。

  他的判断是对的,情况并不严重。我或许应该相信他的感觉,但我当时认为自己必须亲自了解伤情才行。我有责任保障他避免因逞强造成二次伤害。最后,我听他的用绷带固定了拇指,他重返场上继续比赛并且打得不错。

  我从科比17岁起就为他服务了,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已经达到了另一种高度,对对方深信不疑。

  我不想他在训练场消耗太多,这样他就能将更多能量用在比赛上了。尽管没有科学理论证明十月份(赛季季前训练营)的工作,对球员在二、三月甚至四月之后比赛的影响有联系,但这就是训练师对球员状态的感觉和理解。你的工作就是在他需要训练的时候让他训练,质量比数量更重要。我坚信科比的健康状况仍有提升空间,虽然从人体角度而言许多伤害是不可逆的,但我们有办法。每一天,我和他都会就身体状况进行探讨。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宋犇
相关新闻
Can not find mark:zw_wzli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