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体育 > 综合体育 > 排球 正文

女排艰难开局后顺利逆转 首局曾因生面孔慌了神儿

稿源: 体坛周报  2012-07-29 12:07


  体坛周报特派记者马寅伦敦报道2号没上,3号不认识,7号没见过,19号也是生面孔……中国女排和塞尔维亚女排在伦敦奥运会首场比赛中相遇,两队隔网一站,中国女排的队员先慌了神儿。

  大奖赛总决赛后的半个月时间,中国女排重点准备了两个对手——首场的对手塞尔维亚和新近崛起的欧洲冠军土耳其,这样安排的原因是在分析过同组的五个对手及赛程后,全队都认为前两场分别对阵塞尔维亚和土耳其的比赛是小组出线的关键,与这个组实力最强的美国、巴西的比赛,中国女排只能立足于拼,而在前四场比赛打完后,小组出线的形势可能基本明朗,至于最后一场与亚洲老对手韩国队的比赛,对中国女排来说有可能很重要,更有可能没什么意义。在时间短任务重的情况下,中国女排把有限的精力都用在研究如何对付塞尔维亚和土耳其两队上。

  但谁也没想到塞尔维亚队主教练佐兰首场比赛竟然排出一个全新阵容,中国女排重点准备的、曾经效力于广东恒大女排的该队头号得分手布拉科塞维奇并没首发出场,率先登场的3号、7号和19号都是第一次与中国队碰面,这令队员们感到些许不安。

  当然,更令她们担心的是主攻手王一梅,她在做准备活动时动作还显得不那么自如,这已是王一梅为尽快投入比赛提前两个半小时开始做准备活动的成果。按时间表,11点半开始的比赛,因为场馆距离奥运村比较远,全队在8点45分就集合出发,王一梅更是从一上车就开始做准备活动:先按摩脚,再左缠一层右缠一层,到场地开始跑步,然后踢球,最后加入队友进行正常的热身训练。即使这样,到比赛开始时,她还没有完全活动开。

  另一个不利因素来自场地,久经沙场的“铁榔头”郎平一进场地就告诉记者,场地太深,适应起来不容易,顶高的原因会给主攻带来更大的适应难度,对中国女排这样一支慢热的球队,开局可能会比较艰难。

  果然,中国队在伦敦的开局异常糟糕,对手成功的拼发球战术给中国一传带来巨大压力。

  “球都是呼呼飘过来的。”主接一传的接应张磊赛后感叹说,“第一局一传的压力特别大,我们打得很沉闷。”

  一传不稳被迫打调整攻,对伤脚尚有顾虑、身体没完全活动开的王一梅显得力不从心,跳发球失误,后排进攻踩线,中国队以3比13大比分落后时,俞觉敏用楚金玲替换下了带伤上场的王一梅。那时的王一梅一脸无奈。

  楚金玲的出场没改变中国队落后局面,10比20落后时,俞觉敏叫了暂停,只见王一梅一人在场边来回跑,试图尽早活动好身体,在需要时还能上场。

  对第一局换下大梅的做法,俞觉敏赛后解释说:“我对王一梅是充满信心的,但是她已和队伍有两个多月没一起比赛。准备活动时她状态不错,但是开局整个队伍不是很稳定,强攻的压力比较大,所以我想把她换下来调整一下。”

  果然第二局开局王一梅像换了个人,不仅动作显得灵活多了,进攻也渐渐有模有样。

  说起改变,王一梅总结说:“刚开始大家都很紧张,想有个好的开局,我上场时还有些担心,可能比较保守吧,后来就想再放不开的话脚也是这样,也已落后了,干脆放开打吧,后来也就完全放开了。”

  输掉第一局后,做到放开去打的不仅是王一梅,整个中国队的心态都一下子放松下来。这支中国女排主力阵容中,真正打过奥运的只有魏秋月、王一梅和马蕴雯,参加过北京奥运的徐云丽几乎没上过场。

  “太想打好反而会感觉很紧。”马蕴雯对记者说,“从第二局开始我们大家都放松下来,心定了,一传也稳了,进攻就有了。”

  稳定放松的心态帮助中国女排度过首场比赛最艰难的阶段,把自己的东西打出来了,压力就转向塞尔维亚队一边。她们第一局比赛进攻出色、失误极少,进入第二局中段开始失误频频,被中国女排把比分拉开,一直到整场比赛结束,她们都没能找回第一局的神勇。

  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三局中段,在塞尔维亚队3比12落后时,主教练佐兰派上了中国队最为熟悉的对手布拉科塞维奇。见到准备了多日的对手,姑娘们非常兴奋,连续两次封死小布的强攻,大大打击了对手的信心,为胜利奠定基础。

  3比1锁定开门红,中国女排兴奋异常。以两队大起大落的过程来说,含金量并没有那么高,但在奥运的赛场上,重要的是这样一个胜利的结局。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穆好强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