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体育 > 综合体育 > 体操 正文

桑兰年底将与经纪人完婚 经纪人:愿死在她之后

稿源: 北京青年报  2013-08-20 10:24


黄健披露将与桑兰完婚

  黄健首度披露将与桑兰年底完婚回忆浪漫经历只是一顿平常晚餐———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这是风靡一时的《最浪漫的事》的一段歌词,唱出了很多情侣在热烈的激情褪去后,对“爱情”这两个字的重新解读和另一番憧憬。

  体操运动员桑兰,因为1998年友好运动会上的一次意外,让她大半生不得不在轮椅上度过。也是从那时起,桑兰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从当年的“飞机门”、“保姆门”,再到最近几年持续地“打跨国天价官司”,对于这个原本体育圈人物的关注,逐渐开始扩大到更广泛的社会领域。

  在这些事件中,有一个人物不得不提,他就是黄健。在公开场合,黄健的身份是桑兰的经纪人,他多次“挡”在桑兰身前,因此也被卷入口水“风暴”,黄健的身份被起底,有关他的各种流言随之甚嚣尘上。

  桑兰和黄健,两人已经订婚,他们将在今年年底前举办婚礼。桑兰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说:“我已经不是20岁出头的女孩了,我要的不是那种浪漫了,我要的是平平淡淡的生活,在一起互相支撑,这是我想要的另一半。”

  黄健说:“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我早就不在乎外界会怎么想,怎么说。我已经筑起了铜墙铁壁,我就是希望桑兰能好。我有一句心里话,就是不要死在桑兰的前边,要不然谁去照顾她。”

  相识相知多年建立信任先从帮她开始

  桑兰第一次见黄健,是在1998年,在经历那次受伤后,她回国康复。当时的黄健,是中国体育界的第一批经纪人,业务是最火的足球,只因为也代理另一个体操运动员,就在一次陪同看望时,黄健见到了桑兰。

  黄健回忆说,对当时的桑兰有两个主要感觉,第一是伤得太重了,第二就是家庭条件一般。“当时我和同行的人说,她的后半生会是一个问题,需要很多钱。”但毕竟只是第一次见面,互不了解,自然也谈不上任何深入交流,不过他们自此建立了联系。

  1999年,中国开始为申奥做努力,随之各种活动开始增多,黄健对于桑兰“朋友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因而,只要一有活动黄健就叫着桑兰。2001年,桑兰成为申奥大使,当年的6月11日,桑兰生日的那天,黄健对她说:“我给你一份大礼。”这个大礼是当时的一份赞助合同,价值几十万元,“这钱那个时候能价值一套房子吧,办完后,我觉得心里踏实了一些。”黄健说,“我主要为的是帮她挣钱,因为她日后的康复、吃、住等等,都需要钱。”

  黄健说他为桑兰当经纪人的目的很简单,“别人说我是为了挣钱,但我就是为了帮她。我不管别人相信不相信,也不管外界认为这到底是不是合情合理,但我就认为,上天安排我和桑兰见面、认识,这就是命中注定的事情。”

  当时的桑兰觉得,黄健在做经纪人方面“有独到的眼光,人的整体素质也不错”,仅此而已。“我是一个特别小心的人,不会轻易相信别人。但我觉得他人品挺好的,人也善良,这样的朋友可以交,可以合作。”桑兰说。

  2002年,桑兰去北京大学上学,黄健去深圳做足球经纪人,两人之间的合作关系变淡,交际不多。2006年,桑兰开始从校园走入社会,黄健也回到了北京,合作关系再次变得紧密。

  借着北京奥运会的机会,桑兰2006年、2007年中走得较为顺利,在媒体上曝光次数很多。可是自从2008年年底出现“飞机门”后,桑兰的负面新闻开始增多,几乎是每一年都会有令外界关注并对他们质疑的事件发生,其中尤其是2009年的“保姆门”和从2011年开始的“打跨国官司”,令桑兰和黄健招致了太多非议和“口水”。

  春节流泪吃饺子这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在桑兰、黄健的讲述中,2011年和2012年,是一段谁都不愿提及,但都忘却不了的时间阶段,中间的细节不堪回首,但足以令两人找到彼此的心理支撑和依靠。

  在当时,桑兰、黄健从美国打官司回来,官司前景不明朗,原律师海明又频繁地在媒体上表达不利于两人的言论,“每一天,我起来后,脑子都嗡嗡的,就跟炸了似的,我真觉得太难了,从来没有过这么难过。”桑兰说,“像是之前的保姆事件,你的朋友会理解你,知道中间的难处。但这次打官司,朋友们都不理解了,只有我和黄健知道那种感觉,就连邻居都和我们说,别打了,差不多就行了。”

  2012年除夕,当时保姆回老家,家里只剩下桑兰和黄健,两人包了50多个饺子,晚上看春晚,吃饺子,但心里想的却是官司的艰难,以及如何应对接连不断的不利新闻,而那些刻意营造出的过年气氛,只会加重彼此之间的难受心理。

  “我们是含着眼泪吃饺子的。”黄健说,“我这一生,那个除夕是最难的,就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人。”

  桑兰回忆那段心情时说:“就好像是世界都站在我们两人的对立面一样。我们真的都快抱头痛哭了,我是运动员,不爱哭,但那一刻我觉得真的是崩溃了。”她说,“但后来我们扛过来了,我们是怎么扛过来的,不是别人支持你,给予你,是我们两个人自己扛过来的。”

  桑兰和黄健,对于两人之间的关系,由此前的委托人、经纪人身份变化为现在的夫妻,都找不出准确的时间节点。但过去两三年中经历的风雨,尤其是打跨国官司产生的感情,自然成为两人感情的“催化剂”。

  黄健说:“从2010年以后,我足球上的业务基本上都不怎么做了,桑兰的事情几乎成为我唯一的事情,也变成了我自己的事情。可能(感情)就是从那个时候一点一滴地建立起来的。”

  黄健打趣说:“就像是将一男一女关在一个屋子里10年,他们一定会走到一起。我和桑兰就是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自然而然发生的。”而桑兰说:“两人要想一直走下去,一定是和你同甘苦共患难的那个人,我找的就是这种人。”

  最浪漫的事可能只有那一顿饭

  桑兰说:“他可以不浪漫,但一定要和你共患难。”她指的是黄健。“我真的不会浪漫,我很实际。我们也会去看电影,但肯定最后我在电影院睡着了。我们也去吃烛光晚餐,但一定是她提出来的。”黄健说。

  问桑兰,黄健对她做出的最浪漫的事情,她想了半天,也没给出答案。这个问题提给黄健,他拿不准地说向桑兰求婚时的那顿晚餐,“可能算是一个”。黄健烧得一手好菜,但那顿饭他说“烧得格外用心”。

  那是去年年底的事情,保姆不在家,黄健带着桑兰去海鲜市场买了她最爱吃的波士顿龙虾。回家后,他精心地做了一份龙虾的沙拉,一些海鲜,让平时不喝酒的桑兰,也喝了一点鸡尾酒。吃完饭,黄健向桑兰说了未来婚姻的事情,但没有戒指。“我觉得戒指应该是在婚礼上。”黄健笑着说,“我当时有点紧张,但她同意了。”黄健透露,他和桑兰的婚礼定在今年年底。

  黄健说:“在我的心里,我不希望桑兰感觉到空(空虚)。桑兰生活在这个房间,她很充实,不会感到空。但有一天,我老了,不能再像现在一样,她怎么办,我不希望她那个时候会有所担心,所以我要把未来的一切都为她规划好了。”

  桑兰对于“幸福”这样说:“我对于幸福没有多高的要求,也不需要很多的浪漫,我不是要求浪漫的幸福,我就是要那种很简单的幸福。两个人在一起,什么话都可以说一说,彼此都是对方的依靠,这就是我要的幸福。”

  在黄健的书房,只有一张桑兰和他的合影。那是在2007年8月8日照的,当时黄健和桑兰参加北京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的活动,在场的记者给他们拍了一张合影。

  照片中,桑兰坐在轮椅上,幸福地笑着,黄健穿着米色的衣服,在一旁守护。“每当我累了就看看这张照片,我会感到欣慰。”黄健说,“照片中的我们,看着很和谐。”

  新闻内存

  “飞机门” 2008年11月,桑兰一行三人乘坐某航班抵达北京,在飞机起飞前桑兰就向机组提出,降落后下飞机要使用自己的轮椅,但是在飞机降落后桑兰等到的仍然是机场提供的轮椅。因为桑兰的疾病必须使用自己定制的轮椅以确保身体不会造成脊椎再次损伤,这样桑兰一直在40分钟后等到了自己的轮椅才下飞机,这时,准备乘坐这架飞机的乘客情绪激动,纷纷指责和谩骂桑兰耍大牌。

  “保姆门”2009年9月,桑兰的保姆小杜由于父亲病危突然离开,桑兰一时又找不到新保姆,她将家中较为凌乱的样子发照片到博客,并撰写了《什么是家政服务》的文章,在文中桑兰表达了自己对于保姆的不满,同时提出家政服务应该反思。该文章在当时引起了较大争议。

  “官司门”2011年4月,桑兰在纽约联邦法院一度控告20多名被告,提出21项指控,索赔21亿美元,外界对此非常关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被告逐渐减少。当年10月底,桑兰正式更换律师,桑兰现在的律师是徐晓冰。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穆好强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