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体育 > 综合体育 正文

奥沙利文对疯狂行为从不愧疚 提及一事却突然痛哭

稿源: FT中文网   2013-12-05 11:53


与奥沙利文共进午餐

  与当今世界最具才华、也是最捉摸不透的台球运动员共进午餐就定在伦敦金丝雀码头(Canary Wharf)的Roka餐馆,这家雅致的餐馆荟萃各种日式特色菜,里面食客如云,他们谈兴很浓,餐费大多可报销。现役台球选手、五届斯诺克[微博]世锦赛冠军罗尼-奥沙利文[微博](Ronnie O’Sullivan)之前多次光顾这家餐馆。“我认为这是家本地餐馆,饭菜质量上乘,”37岁的奥沙利文柔声说道,话音中略带埃塞克斯(Essex)口音。他饶有兴趣地盯着一盘正端往旁边餐桌的开口壳斑节对虾。

  奥沙利文以疯狂的清球速度而荣获“火箭”(“Rocket”)绰号,在很多人看来,他是有史以来最具天份的斯诺克选手。今年五月,在最负盛名的谢菲尔德(Sheffield)斯诺克世锦赛上,奥沙利文最终折桂,尽管他在过去的一年中未曾参加过任何职业比赛,试问当今台球界如此赢球舍他其谁?诸位设想一下,若网球选手罗杰o费德勒(Roger Federer)休战一年,然后再强势回归勇夺温网冠军,其中难度该有多大?

  与许多人一样,我也是个普通的斯诺克爱好者,但却是奥沙利文的铁杆拥趸:他是斯诺克界最后的万人迷,不由得让台球迷回想起昔日的那些激情岁月:当时1800万电视观众如痴如醉地收看“飓风”阿历克斯o希金斯(Alex “Hurricane” Higgins)以及“白旋风”吉米o怀特(Jimmy “the Whirlwind” White)等顶级选手的精彩赛事。但我以谨小慎微的态度对待我与奥沙利文的午餐会,这位访谈嘉宾是当之无愧的争议性人物。有时他似乎恨透了斯诺克,而他又是天才选手。

  就在我上次采访他的那一周,奥沙利文又闹得满城风雨:他暗示斯诺克比赛的假球行为可能会变本加厉,几天后他又收回了自己的相关评论。“大家都了解我的为人与球风,”勇夺今年的世锦赛桂冠后,他曾以略带歉意的口吻说道,“我情绪的确不太稳定。”

  他今天显得率真、随和、轻松自在,与他的火爆脾气判若两人。他点菜的速度堪比击球速度。“剥皮对虾,知道吧?”他问服务员,然后转向我说。“当时咱俩都喜欢这道菜的外观,没错吧?您还想来点啥?肉还是鱼?”我回答说除了不吃菠萝外啥都行。

  “行,”他对服务员说,“我们就多吃点海鲜,吃鳕鱼,这家餐馆的鳕鱼味道做得不错。黑鳕鱼行吗?咱就点它?还要米饭吗?”奥沙利文的母亲是来自伯明翰(Birmingham)的意大利裔,在餐桌他关切地问起我的情况时,我才看出一丝苗头。“你若觉得还吃不饱,”他说道,“等会儿咱再加菜。”

  他没要酒,转而要了绿茶。他并非滴酒不沾,他过去曾酗过酒、吸过毒。在最新出版的回忆录《飞越迷梦》(Running)中,他坦承自己曾参加过酗酒者互戒协会(Alcoholics Anonymous)以及麻醉药品滥用者互助协会(戒毒会,Narcotics Anonymous)的活动。《飞越迷梦》书名就取自于成功戒掉酗酒与吸毒陋习的强制性活动。他甚至承认:每年都有好几天自己想尽情放纵一下时,就会“旧瘾复发”。

  当我问他何为“放纵”时,他苦笑道,“唉,就是一年365天中,自己有时想肆意渲泄自己,可能持续一天、两天、或是三天,自己想离经叛道一下。”我对他说这没啥大碍,进而问他如何把握这个度?“实际上就压根不该这么做。我只是觉得自己不能恣意妄为、没有底限;也明白自己若是练长跑,身心就不会过度疲乏。”

  他首次练长跑约在十年前——货真价实的越野跑,和长跑俱乐部的队友一起沿着埃平森林(Epping Forest)的泥泞土路跑上七、八英里。他每周的长跑量约为30英里。尽管他口口声声说自己太过壮实(超重太多),但今天他穿着紧身牛仔裤与带帽黑上衣,身材显得十分匀称。

  “哇噻,我心爱的美食,我啥时候都喜欢吃,”当服务员端来两盘包子时,他高兴地说道。一盘是牛肉、生姜及芝麻馅,另一盘是用辣椒黑鳕鱼龙虾馅。“我妈妈有西西里血统,因此我吃的总是离不了意大利面,而且我姥爷全家都特能吃。”他用筷子夹送包子入嘴,一边嚼一边说:“因此嘛,我真得应该有所节制,否则自己真变成肥肥的猪小弟(Porky the Pig)了。”

  我设法把剩的最后一个龙虾包子留给他,但他坚持说:“你吃了它,还有好多菜没上呢。”

  他从小在切格威尔(Chigwel)长大,如今仍居住于此,这个富人聚居区位于伦敦金丝雀码头东北方的郊区。奥沙利文打小就崇拜七届世锦赛冠军、苏格兰人斯蒂芬o亨德利(Stephen Hendry)。父亲专为他在花园尽头修了一间斯诺克练习房。奥沙利文很显然是个台球神童:10岁就打出自己的第一个100分;15岁成为有史以来打出147满分杆的最年轻球员;17岁成为排名赛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冠军。滚石乐队(Rolling Stone)吉他手基思o理查兹(Keith Richards)通过乐队队友、奥沙利文的挚友朗o伍德(Ron Wood)结识对方,他称奥沙利文为“斯诺克界的莫扎特”。

  奥沙利文对此称谓一笑置之。获得自己首个100分后,他在学校观看了电影《莫扎特传》(Amadeus),影片中的艺术大师莫扎特桀骜不驯、满口脏话。“那是我当时所看过的最棒影片,没觉得莫扎特有啥不正常,认为他只是在表露自己的内心世界。”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1] [2] 下一页

编辑: 司庆元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