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体育 > 综合体育 > 跳水 正文

乌鲁木齐玛丽妇产医院-2女讨薪被打 《乌鲁木齐大事小事》携手玛丽送温暖

稿源:   2014-01-03 08:58


“其实也就欠我们每人5000元的工钱,为什么下这么狠的手。”12月2日,自治区职业病医院(煤矿医院),陕西来疆拾花女工师存侠一边照顾病床上的工友姜丽丽一边说。

Flash 动画

这几天的遭遇让她们后怕不已——她们在找老板讨薪时,工友姜丽丽被人割伤脖子,目前只能靠机器维系生命,另一位工友李米侠左手被打骨折。


拾花两月拿不上工钱

今年9月,姜丽丽等一行60余人坐着火车从老家陕西来到新疆,并在呼图壁县天河农场找到了一份拾花工作。

“以前也来过新疆,像我们这些年龄大一些的农村妇女本来就不好找活,也就干些季节工有人要,虽然挣得不多,但总比呆在家里强。”师存侠说。

“住的是在6连找的土平房,吃的是大锅饭,每天天不亮就去地里摘棉花,晚上天黑才能回去休息,真的很累。”拾花工李银会说。

在干了近两个月后,一行人去找当初给他们介绍工作的兵团第六师105团6连的贾某索要工钱。“我们的工作是他介绍的,住的地方是他给找的,负责与农场主联系结账的也是他。”师存侠说,“但当我们去要工钱时,贾某却说农场主没给他钱。”

在之后的日子里,众人多次去找贾某要钱,但总是被他以不同的借口推托。“这期间有些人拿到钱了,有些人拿到欠条了,最后就剩我们12个女工没拿到工钱。”师存侠说。

上门讨薪竟遭人毒手

11月26日10时许,105团6连拾花女工宿舍,姜丽丽和李米侠先后接到了贾某的电话,并一起出门去找贾某。可是半道上,贾某又让李米侠先回去等消息。

李米侠回到房子后,一等就是半个小时。“怎么这么长时间了,她(姜丽丽)还没回来?”宿舍里的女工们嘀咕起来,就在这时,李米侠又接到了贾某的电话,“他让我去一趟,说要给我结工钱。”

“进了老板(贾某)的屋子后,我还问他姜丽丽去哪了,他说姜丽丽拿上钱回家了。他还让我在账本上签字拿钱走人,可我正准备签字时,感觉头被人用棒子敲了一下就昏了过去。”李米侠说,“我都不知道老板为啥这样,说结工钱为什么又敲晕我。等我醒来时,听到屋外有人喊了一声,他跑了出去,我也追了出去。可没跑几步,他不见了,我就赶紧给工友打电话。”

在李米侠出门20分钟后,师存侠等人接到了她的电话,“快来救我!老板打人了!快点!”听到电话里的求救信息,众人赶紧出门四处寻找两人。

“我们在村子里到处找姜丽丽和李米侠,先找到李米侠,随后又找到姜丽丽。”师存侠说,“当我们在路过一村民家时,那家人说之前有个女的使劲拍他家的门求救,人现在就在他家里。我们一进门就看到姜丽丽头上、身上都是血躺在地上,我们赶紧打了110和120。”

颈部被利器割两口子

姜丽丽和李米侠两人被送往呼图壁县人民医院后,又因姜丽丽伤情严重转院至自治区职业病医院。

昨日,记者从自治区职业病医院了解到,姜丽丽颈部被人用利器割开两道口子,一道长8厘米,一道长3厘米,气管、食管均受到损伤,头皮有7处棍伤和刀伤,(颈部多发裂伤、头皮多发裂伤、颅脑损伤和左肺水肿等多处伤势),来时命悬一线,经治疗目前病情基本稳定;李米侠则为左手骨折。

“脖子上被割开了两道口子,现在只能靠呼吸器维持呼吸,吃饭只能靠伸进食道的管子,看着妻子这么痛苦,我很心疼。怎么能下得去这么狠的手。”姜丽丽的丈夫杨军刚双手抱着头说。

五家渠垦区公安局办案民警说:“从受害人姜丽丽的伤情来看是他伤,基本排除自残情况。目前嫌犯贾某已被刑拘。”

“家里是种地的,也没有多少存款。前面的医药费已把家底掏空了,后面的医药费还不知道该咋办呢。”杨军刚重重叹了一口气说,“看样子,今年是不能回家过年了。这事也一直没敢跟家里的老人说,就怕他们承受不了。”

困难时候,乌鲁木齐玛丽妇产医院伸出了援手,乌鲁木齐玛丽妇产医院派出代表,前往看望正在医院接受治疗的两位伤者。得知两位受到工头贾某所伤,将丽丽和李敏霞在医院的治疗费用没有着落,乌鲁木齐玛丽妇产医院立刻主动捐献慰问金。希望社会各界人士都能伸出援助之手帮助这两年在外务工的伤者。

乌鲁木齐玛丽妇产医院咨询热线:0991-5652222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李剑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