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体育 > 综合体育 > 其他 正文

电竞市场乱象丛生 从月薪3000至年薪500万

来源: 新京报  作者:   2014-10-31 09:50  编辑: 司庆元


  2014年全国电子竞技总决赛(NEST)昨天在昆山拉开战幕。近两年来,中国电竞运动发展迅猛,各类赛事和直播平台层出不穷。但随之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众多富二代带来的大量资本让选手的薪金、转会金大幅提升,较3年前猛增数十倍,一家直播平台挖一位主播的费用是令人咋舌的1500万。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中国电竞的现状不是很科学,电竞市场尚未进入到一个稳定阶段。

  【案例】

  从月薪3000至年薪500万

  昨天上午10点,几千名电竞爱好者涌进昆山国际会展中心,这里正在进行全国电竞总决赛。这是国内唯一同时设立英雄联盟、DOTA2的国家级电竞综合赛事,总奖金100万元。当“草莓”魏汉冬出现时,台下一片欢呼声,他是中国第一个英雄联盟世界冠军成员。

  2个月前,魏汉冬刚刚退役。相比退役前,他现在的生活更加轻松,“再也不用整天想着比赛了,心态也好了很多。”接受新京报采访时,魏汉冬称终于有机会好好陪陪家人了。

  做职业选手时,魏汉冬每天中午起床,之后是一下午训练,晚饭后的训练又会持续到后半夜,“到底有多苦,只有自己知道。”今年8月底,魏汉冬坚持不了了,“我已经过了打职业赛的年龄,18岁到22岁是巅峰时期。”23岁的魏汉冬一度试图延长职业生涯,“退役之前集中练了一段时间,从中午起来到第二天早上7点睡觉,我一直在练,没有进步,反而还退步了,身体也受不了。另外也是为了好好陪陪家人,只能决定退役。”

  魏汉冬的新工作是直播解说,收入也数十倍地增加。2011年刚入行时,魏汉冬的月薪只有3000元。即便2012年拿到世界冠军后,他的月薪也不到8000元。今年退役前,魏汉冬的月薪已涨至2万元。而现在,魏汉冬的年薪是500万,前提是他每个月要直播90个小时的《英雄联盟》。

  【尴尬】

  高价挖人加重俱乐部负担

  当然,诸如魏汉冬这样的电竞大腕,国内并不多。“就英雄联盟来说,像草莓(魏汉冬)这样的,也就十几个人吧。”WEA俱乐部经理王振耀称。高手少,平台多,加之大量资本的涌入,“价码”自然而然就抬高了,而这种疯长在很多人看来并不是很科学。

  今年8月,亚马逊收购了游戏直播公司Twitch,后者此前是全美流量第4大的网站。这个事件让众多国内游戏直播网站看到了希望,他们凭借手中的大量资本,开始疯狂挖人。在圈内有相当名气的解说员小智被斗鱼看上,他透露年收入1500万元。战旗则迅速把魏汉冬招来,开出的年薪是500万元。

  直播平台的高薪让众多电竞高手萌生退意,今夏与魏汉冬一起退役的顶尖电竞选手近十人,他们大多去了直播平台做解说。一些人即便不能像魏汉冬那样有500万的年薪,但一年下来收入百万是不成问题的。

  这一反应是连锁的,一部分高手退役后,另一些还愿意留在俱乐部打比赛的高手开始要求涨工资了,这大大加剧了俱乐部的负担。WE俱乐部负责人裴乐称,俱乐部过去一年的开支翻了3倍。如此一来,很多俱乐部只能去电竞强国韩国发掘选手。

  “大家还处在摸索阶段,所以现在选手的这种收入情况还是不太科学的。”在王振耀看来,能开出高薪的俱乐部目前大多难以达到收支平衡,他们的方式就是通过引进大牌选手带动俱乐部的发展,但缺少造血能力。

  【规范】

  民间组织无明确法规监管

  大量资本的涌入,让新兴的电竞市场一度陷入无序状态。2011年,万达集团王健林之子王思聪成立iG电竞俱乐部。凭借厚实的经济背景,王思聪开出市场价数倍的薪水挖人,强盛一时的Ehome数名主力被挖走,导致该俱乐部在2012年解散。

  此后为了维持转会秩序,各俱乐部模仿韩国的电竞行业协会成立ACE联盟,联盟的主要召集者是腾讯公司以及被圈内人称为“王校长”的王思聪。

  ACE联盟的出现,一定程度上让中国电竞市场规范了不少。“之前我们也会出去打一些比赛,但打着打着发现奖金就没有了,甚至有些打比赛产生的路费都没法解决,这在当时很正常。”王振耀说那时接了活根本不能立即拿到钱,俱乐部只能四处讨薪,讨到年底人家才一点一点地给。

  ACE联盟向管理赛事方保障俱乐部的利益,向俱乐部收取保障金,制定一些转会规则,来保障选手的利益。据王振耀介绍,俱乐部在加入联盟前都会交纳一定的保障金,“之前有些中小俱乐部收入出现问题时,就会有拖欠工资情况。这样的话,联盟就会从保障金里扣除。”

  不过作为一个民间自发组织,ACE尚存在争议。一些玩家、粉丝和一小部分选手并不认同,在他们看来,没有明确的法规来监管ACE的操作,这样很容易涉嫌干涉比赛,对球员的处罚也没有行政法规上的依据。

  【选手】

  他们都是拿青春赌明天

  与大多数体育项目相比,电竞选手的职业寿命更短。根据ACE联盟规定,满16周岁以上的选手才能参加正式比赛。“其实15岁到20岁是电竞选手的最佳期,20岁之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王振耀称好一点的俱乐部都有二队培养年轻选手,他们并没有参赛任务,“十七八岁后进入巅峰,20岁后就走下坡路了,那时各方面的反应就跟不上了。”

  通常情况下,从15到22岁,是一个人完成中学、大学的阶段。对电竞选手来说,若没能在这一圈子里打出来,便浪费了打下人生基础的最好阶段。

  二十一二岁后,很多电竞选手便会选择退役。“20岁之前退役的选手还有机会回到学校读书,读个大专还来得及。”王振耀称大多数退役选手留在了电竞这个大圈子,有的到游戏公司,有的则进到网络电视台做解说。

  这一点,刚刚退役的魏汉冬深有感触,“选手永远是最苦的,他们真的是值得尊敬的。我之前也是职业选手,我会考虑到他们的感受。”在魏汉冬看来,ACE联盟更多的是在保护俱乐部的利益,而非选手。

  “电竞选手的职业只有几年,我算好的,如果没有名气的选手,很快就会被淘汰掉,这个社会很现实,也很残酷。”魏汉冬承认中国电竞这几年已有进步,但远远不够,“我希望能更好点,让选手们的待遇也更好一点。一个好的俱乐部不仅要能培养队员,还能保障他们退役后有出路和工作。”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