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体育 > 综合体育 > 跳水 正文

中国跳水为何只看上去很美 金牌很多却无关影响力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2015-07-27 11:57  编辑: 庞传伟


  7月25日,中国选手吴敏霞(左)/施廷懋在比赛中。当日,在俄罗斯喀山举行的第16届世界游泳锦标赛跳水项目女子双人三米板决赛中,中国选手吴敏霞/施廷懋以351.30分的总成绩夺冠。新华社记者贾宇辰摄

  《施廷懋:我们一天训练13个小时》,在北京时间今天凌晨,与吴敏霞搭档卫冕女子双人3米板冠军后,施廷懋在赛后发布会上对外媒提出“中国队拿冠军很容易”的回应,变成大标题出现在今天喀山游泳世锦赛官网的显著位置,“每天早上从6点训练到晚上7点”成了文章中“中国跳水冠军透露的秘密”。

  游泳世锦赛开赛首日,中国跳水队顺利拿下跳水项目当日产生的两枚金牌,除吴敏霞/施廷懋组合得到351.3的高分外,在首次亮相大赛的男女混合十米台决赛中,“仅配了一个月”的中国组合司雅杰/台晓虎也以领先第二名41.22分的绝对优势夺冠。这种看似毫无悬念的胜利,似乎从1984年中国跳水队参加洛杉矶奥运会成为金牌大户时便埋下伏笔,在标榜着中国体育王牌实力的同时,也叠加着一代代中国跳水运动员身居高处的寒意。

  跳一跳就能拿冠军纯属误读

  “很开心能拿到冠军,他没有向我取经,其实都是他带我。”在取得世锦赛跳水混双首金后,此前已经在世锦赛体验过夺金滋味的司雅杰,指着身边首次参加世锦赛的搭裆台晓虎笑着说,“我们相互间比其他队友更熟,每天都要配一个多小时,连续一个多月下来,一点都不容易。”夺得冠军后,一向不愿面对媒体的司雅杰,破天荒地展现了轻松的一面,但轻松仅持续了5分钟,被邀请到发布会坐上冠军座位后,这个17岁的姑娘便如坐针毡,与她在跳台上的淡定相比,“在这儿我更紧张,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于司雅杰来说,跳水馆中潮湿的空气更能让她呼吸自如,每天爬上高高的跳台,搅动着看不见的水雾,然后利落地插入水中,或许是她早已习惯的生活。如施廷懋所说,每天13个小时的训练,早已让抱膝、腾空和翻转成为习惯,即便这样,“我们对比赛也没有抱侥幸心理,只有脚踏实地的训练,靠时间慢慢累积经验,比赛中表现出的,只是我们正常的训练水平。”

  为了成为“梦之队”的一员,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跳水馆中总有一群人不断爬上跃下,他们中的佼佼者便成为下一群攀爬者的楷模,这种久经考验凝结出的“优秀”,在司雅杰看来,“是动力也是压力,根本不像别人说的,只要中国队员跳一跳就能拿冠军”。因为在强手如云的中国跳水队,要想得到“跳一跳”的机会,“每天都要练”只是最基本的要求,功成名就的老将,压力更是与日俱增。

  由于在此前的选拔赛中状态持续低迷,陈若琳曾受到领队周继红“狠批”,经历过辉煌的陈若琳一度想过放弃,但新人的追赶让她意识到“离里约奥运会只有一年了,我随时可能被淘汰,如果不坚持,前面3年的努力就白费了。”陈若琳坦言,“还有三年、两年、一年......”每个奥运周期,她就是这么靠倒数“熬”过来的。

  但和常常自嘲“确实挺老”的吴敏霞相比,陈若琳的坚持显得短暂了许多。中国跳水队实现世锦赛双人三米跳板的八连冠,七次归功于吴敏霞,这使得外媒在报道中国跳水队这位“一姐”时,常常缀以“传奇”的头衔,但吴敏霞只是低调地表示“我只是大姐,不是一姐。”

  吴敏霞谦逊的态度在领队周继红看来,是为年轻队员竖立了榜样,“她8次经历世锦赛,奥运成绩也很优秀,但从来都对自己要求很严,这使得年轻运动员即便冒出头来,看到她的表现也不敢得意。”

  跳水队却从来不乏像吴敏霞这样在队中起榜样作用的老将,秦凯、邱波、陈若琳等“年轻的老将”,不仅要实现自己成绩的突破,还要完成以老带新的重要任务。周继红表示,本届世锦赛的18名队员中有5人是首次参赛,“新老交替的过程还在继续,很多女孩子还要经历青春期的调整,至少明年冬天才能有一个交替的轮廓。”

  在更新换代的过程中,每个人的心理都经历着不同的挣扎。与首次登上本届世锦赛10米台的14岁小将任茜“没有明确目标”的心态相比,21岁同样首次亮相世锦赛的杨健则目标明确,“15岁和21岁,想要的东西完全不同。我的年龄在男子跳台项目上,再过一段时间状态就会慢慢下滑了,我给自己的压力肯定非常大。”已经确定展现最高动作难度的杨健迫切拿到冠军,“实话实说,我的运动生涯确实已经进入倒计时了。”

  金牌很多却无关项目影响力

  近乎严苛的竞争环境,让中国跳水队持续着“梦之队”应有的梦幻,但对身处其中的运动员和教练员而言,每次成绩往上走,“空气”就更加稀薄。2011年上海世锦赛,中国跳水队首次包揽10冠,以至于2013年巴塞罗那世锦赛,中国队失守男双十米台如同“犯了大错”。这让司雅杰赛前即便有目标也“不想说”,周继红也不愿透露具体的规划,仅表示“尽力而为。”

  而领奖台上经常被闪光灯包围的中国跳水队,却在非赛时不得不想方设法增加影响力。项目发展过于拘囿于竞技体育的过往,让“梦之队”即便开拓出与娱乐节目接轨的方式,试图脱去“小众”的外衣,但影响仍然不大。尽管吴敏霞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便以6枚金牌追平李宁、李小双和王义夫等传奇人物的成绩,成为中国体坛之最,但其参与社会活动的影响力,依然与“偶像”选手存在较大差距。甚至如郭晶晶、田亮等“拿金牌拿到手软”的运动员,也是在退役后凭借私人生活和在综艺节目中频频出镜,才得到了以往屡次站上领奖台也未能得到的关注。而获得金牌的数量无论怎样飙升,对吸引青少年参与跳水和增强跳水后备人才,还是作用不大。

  对此,邱波的启蒙教练郭川深有体会。这个在四川省内江市一个由食堂改造的训练房中带领孩子进行“旱鸭子跳水训练法”的老教练,包里常常揣着一叠照片,照片上是他与很多领导和明星的合影,最多的则是爱徒邱波的影像,可即便墙上挂着锦旗和邱波的海报,家长也深知奥运冠军邱波正是从这样艰苦的环境中走向世界的赛场,但“不跳水的跳水训练”依然让很多家长摇头,“你们这儿的环境太差了”,基础条件和孩子未来的走向还是遮住了金牌的光环。

  周继红透露,现阶段练习跳水的孩子已经越来越少,“尤其是男孩”,但外部的竞争者却在不断涌现。为了让更多国家参与竞争,本届世锦赛新增了3个跳水项目,“男女混合的搭配则是为了增强观赏性,同时让更多跳水项目不够强大的国家有新的竞争力。”国际泳联跳水技术委员会主席凯西赛蒙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从今年年初试行至今,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竟然出现了14支参赛队伍,说明这个项目受到了广泛欢迎。像新西兰这样跳水运动员极为匮乏的国家,都能经过组合参加这种项目的角逐,相信这会使更多国家和地区增加信心。相信未来的跳水,不再是实力强劲的国家和地区才能享受的运动。”

  本报喀山7月26日电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